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学习园地
基层价格争议纠纷调处工作初步探索

作者:董丽     发布时间:2018-12-14     浏览次数:201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出台,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加强民生领域价格监管,做好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处理,维护群众合法价格权益”。201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进一步明确要求,“坚持民生导向、源头治理,逐步建立健全制度完善、组织健全、规范高效的价格争议纠纷调解体系。”面对新时代物价工作的新任务、新要求,济宁市兖州区物价局领导高度重视价格争议行政调解工作,将其列为价格认证中心“大学习、大调研、大改进”活动重点推进,要求中心向开展此项工作的先进地市学习宝贵经验和做法,融会贯通,因地制宜,广开思路,尽快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区价格争议纠纷行政调处的发展之路。

一、高度认识,开展价格争议调处工作是价格认定提升服务的必然趋势

党的十八大提出,“加强社会建设,必须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必须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健全社会矛盾纠纷预防化解机制,完善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有机衔接、相互协调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贯彻落实《山东省价格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的基础上,济宁市价格认证中心第一时间转发了《山东省物价局 山东省司法厅的通知》。上级部门一个个文件为基层开展价格争议纠纷行政调处提供了政策依据。

阳光物价,民生至上。兖州区价格认证中心高度重视,深刻认识,对照我省先行先试价格争议纠纷调处工作的先进典型,分析比对,取长补短找差距。安丘价格认证中心突出价格争议纠纷调处以调为主、以数为据、以和为贵的“柔性协调”理念,最大限度寻求争议双方共同接受的交集点,提高了调解成效;青岛价格认证中心强化顶层设计、超前谋划,力求价格争议调解处理机构的规范化建设对开展价格争议调解处理工作做了详细部署;兄弟县市区曲阜以孔子故乡倡导“礼之用,和为贵”成立“和为贵”调解室……可参考、可复制的宝贵经验似一盏盏明灯,在探索兖州行政调处发展的道路上点亮。

二、探索实践,开展价格争议调处是价格认证中心职能行政化的的创新举措

认定本身是调解的基础。价格争议调处是价格主管部门在新时期履行职责,通过“柔性手段”当裁判积极化解价格矛盾的有益尝试,是做好价格服务、拓展价格管理思路的创新举措,是我国现阶段建设和谐社会所提倡的一种争议解决方式。

1、萌芽起步

2017年1月,兖州区物价局印发红头文件成立了价格争议行政调解委员会。同年4月局组织人事变动后,又修改了委员会成员名单保障调处工作顺利推进。价格争议行政调解委员会主任由局长一把手亲自担任,各分管领导任副主任,科室负责人任成员兼职调解员,中心副主任和科长任专职调解员,并设置了独立的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室。全局齐动员促发展,价格认证中心与收费、价格、价格监督检查、“12358”价格监督举报电话进行内部科室左右联动,充分利用广播政风行风热线、党员包村联户、党员进社区、街道物价宣传等途径对价格争议调处宣讲推广。

在农村征地拆迁附属物补偿、城市建设重大项目等政府事务中,中心探索创新为群众提供多元化、便捷的争议纠纷解决方式,不以受理数量论业绩,不拘模式,采用向政府递建议、辅导服务第三方、和当事人座谈、提供专业性意见等方式实施行政指导,引导当事人协调解决,把易发生的社会焦点矛盾问题截留,化解在最前期,做好政府助手,做好老百姓贴心人。

2、扎实推进

价格争议调解是一项综合性很强的工作,价格认定机构必须与其他部门建立联动机制,综合运用法律、政策、经济、行政等手段以及教育、协商、疏导等办法,形成合力,促进调解协议的转化落实,扩大调解范围。中心凭借认定业务专业性、权威性,与司法部门联动机制的工作思路一经提出,马上受到局领导鼓励支持,分管领导靠上抓,亲自与司法局领导沟通。司法局领导一拍即合,原来司法部门也遇到了难题,人民调解室遇到征地拆迁补偿、物业收费、车辆维修、交通事故、邻里纠纷等方面调解时,因缺乏价格专业技术难以支撑。评估鉴定市场缺乏有效监管,某些中介评估机构因逐利而随意、迎合委托方估价,既增加了群众经济负担,又难以化解内在矛盾。价格争议调处工作作为非诉讼的争议解决方式,既降低了解决价格争议的成本,又可提高解决价格争议的效率。

价格认定机构和司法部门各用其长,通过资源共享、资源整合共同推进价格争议纠纷调解。行政调解和人民调解作为综合运用调解两种纠纷解决手段,促进价格争议源头化解、实质化解的一种纠纷解决机制,贴合当前社会矛盾纠纷特点,恰逢其时。中心和司法局有关部门及时召开了推进会,2018年9月区物价局、司法局成立了联合调解小组,联合印发了《关于建立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室调解联动机制的实施意见》,在区司法局增加了龙桥司法所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室,做到工作制度和服务指南上墙,制作调解身份标识桌牌,印发调处宣传明白纸。同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完善价格调解处理工作制度,逐步形成一整套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的制度体系。为优化配置价格争议纠纷调解资源,扩大调解范围,高质量推进调解工作建立新路径,确保调处工作公正性、合法性,依法有序进行。

另一方面,中心又将价格争议调处工作触角延伸至社会矛盾易发多发领域,建立价格争议调处“进社区”服务体系,调研综合分析后确定在条件成熟的息马地社区设立首个价格纠纷调处流动服务室。一是宣传《价格法》、《价格认定规定》等价格政策,将国家、省、市的价格信息和优惠政策送到社区居民手中,增强百姓价格维权意识;二是负责价格争议的信息收集、整理、汇总上报工作;三是接受社区居民提出的咨询或投诉,并负责现场释疑解惑;四是调解简易价格争议,及时解决物业、停车、餐饮服务和重要商品等价格纠纷易发方面问题;五是认真做好社区调解站的工作台账,对每起争议实行一案一档,做到资料齐全,有案可查。

三、任重道远,开展价格争议调处工作的几点启示

价格认定机构曾经是以民事案件价格鉴定的方式服务司法诉讼,后随着价格认定工作转型、职能转变,退出社会中介价格评估机构“运动员”身份,如今又回到涉及民事的业务里来,以新的“裁判员”身份开始发挥价格争议调解公共服务职能,这是推动政府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有益探索。兖州区开展价格争议调处刚刚起步,工作任重道远,许多问题等待我们发现和解答。

1、目前价格争议调解工作尚面临着价格争议双方共同主动申请调解的还不够多,社会影响度不够大,对当事人约束力不够强等难题。

2、现在的诉调对接范围依然过窄,如何有效凝聚其他纠纷解决力量,推动价格争议在更广泛的领域内实现共建共治共享,需要在现有工作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突破。通过加强与法院、公安局、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消费者协会的联系对接,扬长补短、分清主次,采用不同的调解模式发挥融合优势,实现多方联动的价格争议联动化解机制。

3、价格争议纠纷调解是各级价格主管部门面向社会打造的一项公共服务品牌,亟待国家、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尽快出台引领基层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开展的指导性意见。建议上级部门定期组织调处专项工作交流会,集思广益,开拓基层思维模式,提高开展调处工作方法的可操作性。

4、倡导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实施规范化、制度化,由国家、省市制定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实施细则标准,进行规范化建设,除统一工作流程之外,还能做到工作制度、服务指南和社会承诺统一,调解室布置统一,文书格式统一,使价格争议纠纷调解工作开展有章可循,扎实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