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学习园地
关于建立价格认定采价数据库平台的探讨

作者:程倩     发布时间:2018-02-27     浏览次数:787

  涉案财物价格认定是定罪量刑的基础性工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下发的《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国务院及地方人民政府价格部门是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工作的主管部门,其设立的价格认证中心是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指定的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机构,其他任何机构或者个人不得对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价格认定结论作为司法机关办案和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事关“罪与非罪”判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的实现,事关当事人财产权利和人身自由,事关社会公平正义,科学性、技术性、法理性都很强。特别是20123月,我国刑事诉讼法作出第二次重大修改,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这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成果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举措,对于价格认定工作具有重大意义和重要推动作用,同时也对价格认定工作提出了更高标准和要求。

  市场调查采价是价格认定工作中的关键一环,公安机关刑事行政拘留的案件向检察院移送的时间是七日,而涉案物品的认定时间是七个工作日,所以必须及时科学准确作出调查结果才能在规定时限内为公安机关办结案件以便向检察院顺利移送提供有效参考和依据。可以说,调查采价工作是否客观真实,直接决定了价格认定结论是否准确,影响司法机关办案是否客观、公平、公正。但由于种种因素影响,价格认定人员在市场调查工作中经常遇到一些困难,影响了价格认定工作的顺利进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被调查人员的配合问题。价格调查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以顾客的身份调查。这种方式,只适用于市场上尚在销售商品的现时价格,对于已停售商品或者商品的历史价格、较复杂的物品维修、定做价格,则难以以顾客身份进行调查。再加上一般基层价格认定机构调查范围狭窄,调查次数频繁,调查人员一回生二回熟,很难一直去充当顾客。二是以价格认定人员的身份调查。这种方式,被调查人员往往以各种理由推托,使价格调查工作很难进行下去。无论是以顾客身份还是以价格认定人员身份调查价格,被调查人员报价与真实成交价格往往有一定差距,这对价格认定结论的准确性产生了不利影响。特别是稀有异常物品价格认定市场调查采价更加困难,采价成本高、调查时间长。可以说,“采价难”已经成为困扰各级价格认定机构开展工作的瓶颈制约。

  为进一步规范价格认定市场调查采价工作,防止市场调查采价工作的不完善造成价格认定结论失真,更好地解决“采价难”问题,迫切需要建立一个规范化的价格认定市场调查体系,保证工作顺利开展,确保市场调查资料真实、合法、有效。在这里浅述一下笔者本人作为一名一线价格认定工作者的初步思路,供大家探讨:建议省级价格认定机构统一采价点企业管理办法,由县级价格认定机构围绕采集物品分门别类开展实地调查,对市场价格进行采集、审核,建立客观详实的认定采价物品数据库,数据库包括详细的采价物品品种、型号、用途、联系电话、联系人、地址等,提供第一手数据资料;市级价格认定机构对所辖县市提报的数据进行统一归类整理、补充删减,建立地市级采价网点数据库;省级价格认定机构在地市级数据库的基础上统一口径汇总建成省级数据库,并通过微信、互联网等建立互联互通的价格采价数据库平台。采价数据库建成后,不仅能为各级价格认定机构采价提供便利,有效解决“采价难”问题,而且可以为消费者与商户搭建精准对接的平台,既能为消费者节约时间和经济成本,又能为商户提供商机,最大化地发挥采价数据库的社会效益。